瓶梗期,心里没东西。
圈地自萌。。画画写文都很垃圾。
这样写还挺押韵

【嘉瑞】西幻paro2

Ooc 私设多,大概又是篇设定多过剧情的东西
龙族主线 精灵…呃。
第一篇:http://juranbuneng-yongzhongwen.lofter.com/post/1e4cfabe_e42bef4

Start.

  带着施咒人的迫切,飞速移动的咒语突然钻入对峙两人的心绪,打破这股微妙的气氛。与此同时,嘉德罗斯和格瑞都注意到了对方眸中的诧异,又不约而同地转为惊愕。

  两个对立方的领导人物同时收到各自长老发来的讯息代表什么?

  又一次内战的打响?…不。

  并非是开战的号角,而是紧急同盟的协议。

  眨眼间,两头巨龙突然现身湖边。陌生的默契于空气颤抖中流连,风被撕裂的声响刚来得及钻进耳畔,庞大身影就已化作远方的光点消失不见。方才发生的所有,好像只是一时眼花,途留摇晃的草尖证明某强大威压曾略过此地。

  是人类。

  嘉德罗斯挥舞着翅膀,却不能享受这与自己内定配偶的翱翔。北国的贪婪人类妄想用财宝换来一两个龙蛋,似乎一早就料到了会被拒绝,协商失败的下一瞬,藏在商船里做蓄势待发的屠龙弩就露出狰狞面孔,撕碎遮掩幕布的同时袭向守卫翅膀的连接处。它们早有准备,所有的火力都瞄准了那头士兵,只是顷刻,就死去了一位红龙精英。

  这彻底激怒了岛上驻守的龙族。

  所有的龙都被愤怒吞噬了。不管死去的是内战中的哪一方的成员,但一名红龙的死亡是不狰事实,龙息争先恐后地冲向那些外来人类,却在下一刻被禁咒魔法无情打断。

  这些人类为了得到龙族幼崽竟打破了万年来的和平条约,使用了禁咒。

  鳞片与风摩擦呜呜作响,沉默的两头龙飞速向家乡前进,几分钟前首领的求爱还未得到回应,现在也安静躺在格瑞心底。嘉德罗斯也没有提起的欲望,他完美的求偶行为被打断,尽管得知对方带着一只半坏掉的翅膀,还能紧随近乎全速前进的自己也算是一个惊喜。

  可失去了一名子民的愤怒还是无法抑制的蔓延。

  龙族的成员本就被时代消减得不成样子,每失去一个生命都是重击,更何况龙骨里刻着护短的天性,以及流淌在血液里的骄傲。

  被渺小人类摆了一道这种事,怕是那群老家伙到死也想不到的。

  前方已经看见了龙岛的影子。嘉德罗斯不屑地眯起兽眸,那个南国崛起的骑士安迷修同狼人佩利的战斗若是还不能告诉长老们蝼蚁也在成长的事实,清理门户的工作他也不会再嫌脏。

  近乎一半的岛屿已经被火焰吞噬。

  嘉德罗斯和格瑞降落到海滩上,顺带碾碎了几座炮台…等等。

  ……不对。

  接触到沙子的第一秒嘉德罗斯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它扭头看向身旁的格瑞,对方轻轻点了点头,便化作了人类模样。

  果然。

  整座岛都被布下了削弱龙族力量的魔法阵,势力稍次一些的龙根本就无法维持龙形。看来那些老家伙守不住这座岛的原因之一,就在脚下了。

  变回人形的后威压轻松了很多,看来人类的确没有研发出甚么约束龙族力量的实质魔法,只不过是对庞大体积集中施加了重力魔法罢了。考虑到之后可能的恶战,嘉德罗斯不准备浪费过多的体力。两人进到谈判厅去,诺大的空间已经堆起了一座尸体的小山,而近乎奄奄一息的绿龙长老化作人形倒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格瑞和嘉德罗斯蓦地呆住。

  最底层是三个破碎的龙蛋。

  大摊蛋清在地面蔓延,令龙愤怒的是,已经略略成形的两头小龙已经没了生息。两具身体软绵绵地龟缩成一团,想必那成堆的尸体就是长老愤怒炎息举报的仓促葬礼。

  …第三头呢?两人的目光终于聚焦到一旁的绿龙长老身上,老者艰难起身,向两人致了一礼。

  【人类…找到了龙蛋的藏匿处…。】

  【…有内奸…。】

  碰。

  密道的门突然开启,大厅另一角的帕洛斯抬起那双与嘉德罗斯炯乎不同的金色眸子,额上滴下的异色血液险些流进眼眶,他眼角的银色鳞片不受控制地痉挛,同那终于暴露出的、近乎溢出的凶狠,青年略显沙哑的嗓音流动,将那句龙语回荡在殿堂。

  【让他们知道…究竟谁才是被圈养起来的猎物。】

  这是赌徒用生命押下的,对龙族尊严的绝对维护。

  密道已经被破坏地不成样子,只是几块巨大砖块维持着通道的作用,两人加快了速度前进,终于冲进肆意扩散的灰尘里。

  近处传来龙崽的细小呻吟,依靠姣好的视力,周遭的情况这才显露。这里应该是魔法阵的中心——嘉德罗斯感受着身体蓦然增加的多余威压,看着密室中央的那团黑色。

  似乎是条影龙。比起气体,更像是液体凝聚起来,不断扭曲变形。

  这东西从地面破损的蛋壳里钻出来的。格瑞脸色一凛,所有的龙蛋都碎裂开了一个口子,里面流出的黑色物质向中央那团龙形蔓延。

  先前第三个蛋里的成熟龙崽…在大长老怀里。

  大长老?嘉德罗斯扫过去,红袍老者痴迷着眼神,不自觉勒紧了怀里的小生命,炽热的目光盯着那团黑气,整个人陷入了迷一样的疯狂中。大长老似乎注意到了两人的到来,以近乎呆滞的姿态转向他们。

  【噢…你…是嘉德罗斯…。】

  他抬起手指指向嘉德罗斯,少年皱起眉头,下一刻就想将这个疯癫的叛徒处决。

  【一个制作失败的工具——啊!——】老者疯叫起来,嘴里吐出艰涩难懂的古语言,【龙神在上!您的碎片为何会如此固执!——】

  嘉德罗斯聚起能量向前击出,却被一股诡异的韵律逃回来,最后被荧色大刀挡住。老者笑得癫狂,那头影龙开始转变为实体。

  【他在献祭。】嘉德罗斯说,【用龙蛋献祭,创造另一个王。】

  所以呢?格瑞扭头去看那头影龙,低声用通用语回应:“他同样会死。”

   “那头幼龙是他的替死鬼。”

  …替死鬼?格瑞的目光聚焦到大长老怀中呻吟的幼龙,心突然沉了下去。双方僵持着,只能徒劳等待影龙成形。

  好像新生者,从来就是被波及的对象。

  第一次尝试到失去一切的痛苦是在十几年前那个龙焰猖獗的晚上,双亲被灼烧致死,骇人的温度也窜上自己的左翼,幼龙还未长好的肉膜很快被贯穿。他最后是被母亲呈在圣水里送出去的,而这场可怖战争开始的缘由便是高层长老们的危险研究。

  他们要创造出“神”,擅自将龙神留下的力量使用。

  自己因此失去了完好的左翅,好在因为母亲血统的关系自己得以入驻仙子花园不至于因为自己的泛光银骨而被赶尽杀绝。

  是了。

  格瑞,是仙子同龙族的混血。

  ……之后自己居住便居住在那边,也因此认识了金,以及他的姐姐,那组的领导者——秋。靠着在龙岛争得一席之地的“平民”们同那些“贵族”争斗,以及被他们制造出的王。可好景不长,秋消失的第三年,女王长时间的不归使得这个和平祥和的种族变得动荡不安。他作为外来者,便是一时间被质疑最多的存在。

  准备离开的那天便见到了嘉德罗斯,这一切一切的源头。

  而现在,格瑞看着那头逐渐减弱反应的幼龙,仿佛看见了几十年前被内战波及的自己。

  但至少现在它还不会失去它唯有的生命。

  巨大的荧刀出现在格瑞手中,下一刻被覆上咒语更加璀璨,嘉德罗斯瞪大了眼睛看格瑞突然发起攻击。被激起的风刃拍在防护罩上又被弹回,将青年的衣襟撕裂。

  格瑞在蓄力。嘉德罗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本应严谨的伙伴突然做出这鲁莽举动,但首领清楚一点。

  如果攻击失败,格瑞会死。

  于是下一刻,金芒暴涨。

  两股气势将此席卷,能量与能量纠缠旋转,大地也在为止战栗。疯狂的大长老带着惊恐脸色,他看见所有属性中的最为相勃的金银两道力量撕咬,却奇异地融合起来。防御罩不住波动,忐忑这即将袭来的攻击,好像下一刻就要碎裂失去,那头半成形的影龙也开始不甘嚎叫…

  一切都失去了声音。

  下一刻,破碎的痕迹消失殆尽,而余下被弹回的可怖光波却冲向先前使用它们的主人,徒留大长老绝望却兴奋的尖笑,和被击碎影龙即将爆炸的嗡鸣。面对两人融合在一起的能量冲击,嘉德罗斯将武器横与面前,同格瑞的大剑拼接在一起。

  那瞬间的心灵相通令他兴奋,他知道这就是自己命中注定必须要得到的龙,就算下一刻就这么死去也无所畏惧,至少经历过这场仅仅一招,便胜过自己曾经所有战斗的联手。

  ……………

  格瑞从废墟里爬出来,连带着拉出翅膀被卡住的嘉德罗斯,他慌张的看向长老的方向,却再无法找到幼龙的痕迹。

  两人此刻狼狈十分,魔法阵的余潮还未褪去,大长老的红袍干瘪在地面,里面的小小身体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

  格瑞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平日平静无波的内心激荡,他看着这周遭的废墟景象,蓦地觉得,他再度失去了所有。

  “格瑞?”嘉德罗斯收起翅膀走到格瑞身旁,龙族固然损失惨重,可现在他们胜利了,这让嘉德罗斯觉得,他可以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行动,“你…”

  “我拒绝。”

  “哈?”

  那双空洞的银眸抬起,直直射进嘉德罗斯剧烈跳动的心脏。

“嘉德罗斯,”青年开口,“你究竟明白什么。”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带着此生所有的任性。

  “你什么都不明白。”

  “…”

  少年的金色突然染上灰暗。

  “我懂什么?”嘉德罗斯眯起眼睛同他对峙,“你以为帮你击破防护罩的是谁?”

  “…”

  “我需要明白什么?”

  “格瑞,你不要搞错了。”

  “我除了力量,没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

  青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愣了愣,猛地发现,少年身上也参差不齐地布着伤痕。

  ……嘉德罗斯是龙神碎片和龙族力量的结合体。

  他就连灵魂也不是自己得到的。

  他唯一有的就是力量了。格瑞抿唇,决定承担自己一时恍惚的过错。

  “不……”“你看好。”

  “我究竟明白什么?”嘉德罗斯突然张开只是休息了片刻的双翼,金色的鳞片沾上灰尘后仍在阳光下不住闪耀,他抬起龙化的右爪——

  剩下的,是血液喷溅的声音。

  璀璨的金第一次沾染上银白色的红。

  嘉德罗斯撕裂了自己的右翼。

  “格瑞。”

  你说,我懂什么?
“现在,我和你一样了。”

  淡金色的龙骨从血肉中展露了一个微笑。

  大长老的红袍似乎颤抖了一下。




———————————
PS:所谓约束龙形的魔法阵是针对体积和质量以及龙本身的能量,(因为体积缩小了更方便攻击)所以龙形反而感到的压力更大更可怕,化作人形会好很多,再者因为对龙本身的力量的削弱由于扩散没有那么厉害,只有到魔法阵中心才能感觉原本作用。
Ooc…
但是这次,是嘉德罗斯进入格瑞的世界了。

评论(13)
热度(60)

© 一千两百二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