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梗期,心里没东西。
圈地自萌。。画画写文都很垃圾。
这样写还挺押韵

【吕云】死后自会长眠?(中)

上 http://juranbuneng-yongzhongwen.lofter.com/post/1e4cfabe_c8fb050
点我个人资料也能看
希望之前看过上篇的重新看过再继续…

——————————————————

  在敌方水晶破掉之后,战场并不会立刻销毁,所有的东西都会自我修复,全部修复完毕时还停留在里面的人就会被传送出去,强制性的。

  我本不清楚有此事的。

  不过是为了再将武艺磨练得精湛些,这才参加了随机分配战场的比赛。不想这随机匹配太过离谱,蜀地的赵云竟是成为了我的队友。

  不知是我还是他,谁先开的头。但当湛蓝晶体破碎、我们视线相撞时,心绪似乎相通了一瞬间。

  但也只是一瞬间。

  于是这一瞬间的力量使我同他都未退出战场,一双眼紧盯着另一双,我不明白他在思考什么,他也不会明白我所想。我在想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赵云。”我叫他的名字,口气出乎意料的平静。

  “阁下有何事?”他回问我,紧绷着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现在的不轻松。殊不知我也相同,到底死亡的恐惧还是在我心深处刻下一道刺眼的痕迹。

  “你和婵儿…貂蝉可是心意相通,才听从了那些野心家的命令,将我杀害?”我逼问他,姗姗来迟的愤怒这时才使我的口气变得怨气冲天。

  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狰狞,毕竟这是我死后的执念,并非是已成魔的我能控制的。事实上,我也不能明白我的执念到底是甚么。直觉告诉我与貂蝉有关,在查到赵云暗中推波助澜后,这感觉便越发强烈了。可之后我却什么也不能找到,战神的死,似乎并不能推起什么风波。

  “…不是。”他沉吟道,摇了摇头,眼神认真起来:“我当她是个妹妹。”

  “妹妹?痴心于你的妹妹?!”我呵斥他,怒目圆睁:“好借口!于是便串通了她来害我?今日里你的甚么正义模样,都是你听从那些斥候的伪装么?那一手好枪法,也是你为了暗杀去伪装的么!?”

  他看了我一眼,我读不出那不属于愤怒的情感是什么。

  “不是。”

  我听见他说了这句话,没来由地心头一紧。

  “是我对不起你。”

  他竟说了对不起,他竟不愿揭开我为何而死。

  他竟不让我死得明白。

  “我真是想看看,你死了也会成魔么?!”我猛地冲上去扼住他的脖子,他没有防备,不知为何这使我更恼怒,只想用力让他也死一回。

  “…我对蜀的忠诚,对貂蝉的罪过,对你的伤害。”他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

  “你若是要我赔…我这命…给你便是……”

  赔给我?你的命??

  很痛啊。

  被乱箭贯穿,被长矛捅破,灵魂被扭曲碾碎,又强行重塑的感觉,很痛啊。

  战神便不会痛苦吗,战神的痛苦便一定要忍受吗。

  我知道那被撕裂的痛楚,早在我浴血的灵魂上永远地驻扎下来。

  我最后还是松了手,看他难受的样子。

  …“战场修复完毕。”

  我听到冰冷的女声这样汇报,下一秒他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执念,执念,我憎恨这个词。


——————————————

吕布成魔,我觉得可能会疯,所以写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关于子龙为什么不说自己是为了帮朋友,这事毕竟是机密。再多的解释我不说了,不然剧透…
  而且,我,我,我觉得吕布他成魔的这个执念的梗,真的很good....想了好久的呢。
  执念还是不容易猜出来的吧。
下篇。
http://juranbuneng-yongzhongwen.lofter.com/post/1e4cfabe_ca2614f

评论(4)
热度(35)

© 一千两百二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