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梗期,心里没东西。
圈地自萌。。画画写文都很垃圾。
这样写还挺押韵

【嘉瑞】你心里想着社情的事,心不静,便感觉不到体凉。

打赌输了,对不起,我来开半个车【。】

OOC

向沝沝和瑾致歉【…】





       那是个闷热难耐的夜晚,躲藏在草丛里的蟋蟀也只是忙着苟延残喘,生怕发出声响的下一刻便会被四周灼热吞噬殆尽。不远处草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此刻的宁静凝聚在嘉德罗斯前进的步伐上,最后在少年高挺的鼻梁上汇聚,顺着伪神好看的轮廓勾勒。紧跟着急促步伐的是那位寡言的剑士,格瑞的鼻翼上蒙了一层薄汗,同格瑞体温的上升叫嚣着难受。




       他并不是怕热的体质,在今夜倒显得突兀。剑士的目光凝在少年拉紧自己的手上,将所有温度怪罪在对方与自己手腕相连的地方。



       也许是被今晚的闷热闷坏了头脑,格瑞嘴里发出些含糊不清的轻喘,这几步路几乎要了他的命,周围的空气冲进他的呼吸道,却让八竿子打不着的心脏加速跳动。这都是今夜太热的过错,他想,所以他才会答应嘉德罗斯…这都是天气太热的过错。



        迫使剑士回过神的是铺洒在面上的呼吸,对方将他压制在一个微妙的角度,后脑勺传来树干的粗糙质感,这似乎是格瑞头一次从仰视的角度近距离面对嘉德罗斯。来不及细看少年唇上的褶皱,下一秒印上嘴唇的触感却让格瑞更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触感。嘉德罗斯的嘴唇有些干燥,吻上来时却又意外地柔软,好像只是浅浅拭过剑士薄唇,带着些难得的温柔。



       很快青年便发现两秒前那点温柔的触感是错觉,狮子将隐藏起来的欲望释放出来,那些真实地疯狂转变为少年噬咬青年下唇的动作。格瑞吃痛,双唇张开的弧度为嘉德罗斯的趁虚而入立了先机,伸入的舌头将剑士的羞涩勾引,展现出不属于少年年纪的欲望。剑士很快地捕捉那一瞬间的青涩,毫不留情地向伪神回击。



       格瑞的回应让嘉德罗斯更加兴奋,他的呼吸变得粗重,那些不经意从唇角溢出的暧昧水声成为少年伸入青年衣襟摸索动作的助兴。嘉德罗斯脱下手套,手心的皮肤紧紧贴在格瑞上下起伏的胸口,青年被扯开的衣襟裸露出的大片皮肤险些将他吞噬。手心传来的冰凉温度令他舒服,嘉德罗斯眯起眼睛,指尖触上乳尖,轻打着转。



        夜晚的闷热此刻成为两人间气氛的调和剂,少年手上有层播茧,抚过剑士腰间时带起些瘙痒,让人舒服得闭上眼睛。嘉德罗斯离开格瑞双唇,转而沿着对方脖颈好看的曲线轻吻下去,青年略带急促的喘息游荡在少年耳畔,迫使伪神下身变得更加硬挺。那些拍打在皮肤上的气流像是顺着背部潜行下去,溜进嘉德罗斯身体里,年轻的王者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即将被打破。



        嘉德罗斯有些深埋在脑子里的想法。



        那不知是从何时开始,他看到青年战斗时的矫健会变得呼吸急促,看到对方原本宽松的运动裤被气流击打推搡,直到青年充满爆发力的大腿曲线暴露,同优美的小腿轮廓在落石间跳跃闪烁,直至一举跃进少年心底,越过大罗神通棍的防御,用那把锋利巨大的烈斩斩裂伪神心口的遮掩。那是早就奠定是事实了,嘉德罗斯想。



       伪神永远都是伪神,是因其心中有了无法忘却的特殊。




       嘉德罗斯抚过格瑞脊椎,他记得对方战斗时背心刻印出的骨头形状,指尖在感受到剑士环上脖颈的触感时变得温柔了些。他从诞生到如今经历了九年,身体却早达到了更久之后的标准,脑中知晓的也并不止步于九岁的容量。但他至今也不是太明白自己对于感情明白的程度。





       不停打转的指梢终于来到青年隐秘的位置,购置好的润滑液乖巧地躺在另一只手的手心,嘉德罗斯将头埋在格瑞颈窝,金色的发丝此刻显得有些乖巧。





      但这一定是爱了,他想。





     “你逃不掉的,格瑞。”





      少年嗓音在此刻变得低沉了些。





       “ 因为我也逃不掉了。

评论(13)
热度(124)

© 一千两百二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