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梗期,心里没东西。
圈地自萌。。画画写文都很垃圾。
这样写还挺押韵

【嘉瑞】我一定是最流弊的火爆辣椒

群里小伙伴的植物大战僵尸脑洞!
试着写了写。
OOC...注意。。

火爆辣椒螺丝 寒冰射手格瑞



Start.




  嘉德罗斯一直觉得自己是所有植物中最厉害的那个。


  取决于他结出果时菜地里火爆的景象,好几个卷心菜投手险些就此阵亡,要知道,当时的火爆辣椒不过是小小的一颗种子。


  他后来听说,隔壁菜地里的格瑞没有被波及。尽管只是自己散发出的温度,但从几个焉掉的成体寒冰射手来看,这并不是一般的灾难。


  于是他觉得很有意思,顶着自己金黄色的茎,试图前往隔壁一探究竟。


  最后在出口处被园丁丹尼尔拦住。


  “抱歉,嘉德罗斯。”白发的温吞青年嘴角带着往常弧度,他低头看着尚未完全成熟的火爆辣椒,“你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你的力量。”


  好脾气的园丁笑眯眯地阻止了他,嘉德罗斯抬起眼角带着红的眸子,想要硬闯,最后面对丹尼尔手边的泥铲决定做别的打算。


……


  这个世界里,除却人类,还有别的存在。


  它们被叫做僵尸,唯一可以食用的食物是人脑,于是这场天生注定的厮杀便就僵尸诞生之时开始。丹尼尔奴属于一座研究对抗僵尸方法的机构,而以植物结果的方式诞生,成熟时化作人形的存在便是他们对抗僵尸的方法。从最开始发现的向日葵一族作为养料,如今这个抵御僵尸的方法已经正式列入人类生存方案之一了。


  而就发生在前几天,那股巨大的能量波动从生命树上开始轰鸣,管理人员到达时菜地中央已经开始冒烟了——好在扑灭得即时。也就是那时候,他们发现了嘉德罗斯的存在。
嘉德罗斯似乎是某个组织研发出来的人造种,组织成员已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这个自出生便拥有巨大能量的朝天椒已经成为了研究所的王牌之一。


……


  再过几天便是新一波的尸潮了。


  从远方天空诡异的绿色不难看出这次僵尸博士的精心打算——那个长着脑子的僵尸,智商也许已经远超了人类。


  向日葵金坐在战场最后方,反复摆弄着身后备用的激光器,点点金光从少年身上溢出,同着空气的流动向一旁的能量储存器涌去。


  嘉德罗斯呆在屋顶,眯起眼睛打量下方做准备的格瑞——他本想跳下去同他打一架的,可现在是特殊时间,他也需要完成分内的任务。


  比如将自己盈满爆炸力的力量存进能量槽中。


  这些小容器并不能容纳自己太多的力量,他也是只是随手抓过一只,不一会儿显示器上便提示能量装满。火爆辣椒的能量总是能一定程度上刺激僵尸的,研究人员从嘉德罗斯多次在战场上的表现看出来。


  但他们至今也不知道嘉德罗斯的能力是什么。杨桃凯莉四处发散的五角星锋利而迅捷;豆荚射手祖玛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迅速发射三个能量波;向日葵金的产量是最大的;甚至尾猫蒲紫堂幻也能将一些飞行的僵尸击飞。除此之外,寒冰射手格瑞天生的能量无法令人忽视,那种瞬间刺入骨骼的寒冷同着格瑞能量发射的同时能将僵尸瞬间冰冻,转而变得不堪一击。


  可嘉德罗斯呢?


  这是唯一一只被发现的火爆辣椒,研究人员也没有从别的地方找到这样的存在。


  嘉德罗斯丢开手中的储存器,忽略西瓜投手雷德的嚷嚷跳下屋顶,最后在格瑞面前站定。


  他身上带着天生的辛辣味道,却不似食物,更像是咄咄逼人的刀锋。格瑞抬起眸子,暂时放下手中冰冻的工作。


  “——格瑞”嘉德罗斯开口,少年音色带这些不属于这个年份植物战士的沙哑,同着还有些喉间溢出的金红色能量。冰蓝色盘旋于青年周围,他结果比嘉德罗斯还要早上一些。嘉德罗斯眯起眸子打量着对方,像是享受够了短暂浪费工作的时光,这才开口,“你现在同我打一架。”


  “不。”终于开口的寒冰射手却只挤出一个字。


  “你怕了?”少年金色眸子突然转向格瑞还散发寒气的手上,他伸手抓住对方手腕,冰与火撞在一起,雾气滋滋作响着从两人贴近的位置溢出来。


  不少战士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


  格瑞皱了皱眉,将手抽出来。


  “嘉德罗斯,这没什么好玩的。”


  “是么?”嘉德罗斯将散发的能量收起,嘴角扯出嚣张的弧度要挟,“那就在这次尸潮过去后同我打一场。”


  那个有着亮丽银发的青年垂眸瞥过手腕,并不回应他,低头继续做自己的工作。


  嘉德罗斯权当他答应了。

  

对方总是很会寻找时机,一次又一次避开邀战。嘉德罗斯想,这无所谓。之前没打回的分量,这次抗战后他会尽数拿回。


……


  尸潮来了。


  成千上万的沙哑嚎叫重叠在一起,一波紧接着一波涌上防御台。僵尸本该是没有情感的存在,那股狰狞模样却好似久逢甘露的疯狂。为首的僵尸举着无意义的红色小旗,拙劣的画技在其上勾勒出人脑的轮廓,隔着胡乱涂抹上去的红色颜料似乎能闻到血腥味。


  那只僵尸移动着,步伐缓慢,也不去理会从眼眶里掉下来的眼球。血丝紧紧拉着那颗晃悠的珠子,也许是珠子抓紧了这根最后的稻草,最后却都在僵尸饥饿的推搡中坠落到地上,碾碎。


  这时候便能看出这座城市以前的繁华,格瑞眯起眸子,冰蓝色的能量萦绕身旁。


  那只僵尸身上挂着女学生的校服,青色的皮肤却堆积在脖颈,特意剪短的水手裙露出的大腿也只让人觉得恶心。大概是从某次尸潮逃出来过,它的身上多少带着些恶心的伤痕,干燥青紫的烂肉翻了出来。


  蓄势待发的众植紧绷身体,向日葵金身旁涌出大量金色光芒。


  嘉德罗斯飘浮在屋顶上方,深红色的围巾随风飞舞,面对吱吱怪叫的飞行僵尸滑稽的螺旋桨徒翻白眼。


  三道绿色光芒突然激起势不可挡的杀气,凌厉着贯穿最前方僵尸的脑袋,那只撞开旗帜僵尸的可怜家伙在脑袋中弹后倒在地上,最后被后方冲上来的心急玩意儿踩爆脑袋。


  为数不多的液体溅到地面,无首的尸体抽搐几下,第二次死亡也宣告来临。


  嘉德罗斯险恶的移开目光,看着下方格瑞战斗模样没由来的烦躁。从空中俯冲下来的同时眼角余光留意青年动作。


  格瑞身前已经围了好几头僵尸,狰狞疯狂模样同喷出的脓水尴尬地被冻在空中,下一瞬便被拦腰斩断,砸在地面四分五裂。格瑞移开身形,继续释放能量攻击,身后是嘉德罗斯晦涩不明的视线。


  他并未在意,只要嘉德罗斯不来找他的麻烦,余下的事情他是不准备理会的。


  嘉德罗斯扛着自己化出的武器前行,疯狂的僵尸却都下意识避开这个沉默的修罗,也许是被对方散发出的骇人温度威慑,本能地离开这个行走的威胁。


  火爆辣椒眯起眼睛,下一刻火焰包裹飞过头顶的气球僵尸,嘶哑难听的尖叫从僵尸干涸的喉咙艰难逃窜,焦尸砸在地面化作碳灰。


  胡乱冲锋的僵尸终于用所剩无几的判断力选择远离这个家伙。


战场瞬息万变,植物方似乎占了上风,可身下荷叶传来的颤抖清楚的告诉紫堂幻,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颤巍巍地抬起头来,无视身后悄悄靠近的僵尸,飞针听话地从少年身上飞起刺穿走尸。


  …是…


  不远处的防御线墙来被踩碎的哀嚎,并不像其他僵尸翻越的狡猾,敌人竟直接撞碎了高分子防护墙。高大魁梧的身形似乎连太阳都遮盖,那背后奸笑滑稽的影子昭示小鬼僵尸的存在。冲上前方的高坚果被挥起的钢筋毫不犹豫地砸烂,留下植物倔强身形被后方冲上来的僵尸迅速五马分尸,像是在取笑对方所谓的防御力如此不堪一击。


  僵尸怎么会有情感呢,一定是错觉。


  可身前的可怖不会是错觉。


  ……巨人僵尸。



  一向冷静的格瑞也不禁变了脸色,嘉德罗斯眯起眸子,看到格瑞挥砍出的冰冻能量不过只让对方僵硬几息。实力第二的寒冰射手似乎也陷入了无法应对的状态。


  王牌抬起手掌,爆起的红炎中心是耀眼的金色,这股庞大能量直直穿透巨人身边的僵尸,下一瞬间包裹住行走的巨人。飞速烧焦了僵尸本就干燥的身体,将这具走尸变作碳雕,徒留外表的恐怖模样。


  ……结束了吗?


  不愧是NO.1啊。


  不!不对!


  轰!


  那快碳雕蓦地从中央被打碎,继续前进的巨人僵尸不过身形小了几分,只有身后残留小鬼僵尸被烧毁的尸痕昭示方才的攻击的确存在。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扭头,便看到不苟言笑的青年弓着身体,那把绿色大刀周遭旋转着冷冰气息,竟是蓄力了好久了。


  只一眼,他便明白了寒冰射手的意思。


  他伸手,手心也凝聚出金色能量,却并不似红那般暴戾,但也能看出其中蕴含巨大力量引发的颤抖。


  水中突然暴起深海水藻雷德,血红色显示屏标志着极速模式,身后猛然伸展开的藤蔓将巨人僵尸束缚,同着向日葵金向他发射的矢量阳光补充损耗的大量能量,尖利迅捷的五角星不停干扰着巨人迟钝的头颅,杨桃凯莉低下身子,更好的去控制五角星群。


  ……就是现在!


  下一秒能量从刀刃飞跃,金色光球瞬间隐蔽其中,雷德迅速松开束缚撤离,巨人僵尸好不容易挣脱杨桃的干扰,血红的视线中是向他冲来的巨大能量。


  
  那具巨人终于应声粉碎,顷刻冰冻的同时金色能量潜伏进身体深处爆裂,干尸化作的粉末飘散在空气中。


  格瑞大口呼吸着空气,此时已近黄昏,越来越多的僵尸从破口涌进来,衰弱的阳光终于宣布罢工,藏进云层中央去。


向日葵们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光芒,金也终于展露出双子向日葵的真正实力,那股温暖普照大地,围绕着众植疲倦的身体。


  他们还必须战斗,拖着残缺不全的叶片,保护后方苟延残喘的人类。


  夜晚将行动迟缓的僵尸变得狂躁,已战斗了一个上午的众植不免乏力,好在有向日葵自发生产能量,腰间带着的嘉德罗斯充入的能量也派上了救命的用场。


  休息片刻后格瑞再度投入战局,冰蓝色身影带起一连串倒下的死尸,嘉德罗斯非常清楚,寒冰射手微颤的手臂无法骗过他。


  也许等到黎明,这场战斗就会划下结局了。


  嘉德罗斯目光越过战场,转移到远处诡绿色的天空。


僵尸从最初的暴走,数量越来越少,最后寥寥无几。


  大家瘫坐在地面,为再一次胜利喜悦不已,欢呼着僵尸的末日即将来到。


  紧随而来的颤抖却令他们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嗷…”



  巨人僵尸的声音,其实非常小。它并不是自然感染的人类僵尸,而是僵尸博士制造出来的存在,与庞大身躯相对的,是几不可闻的微弱声响,以及无法发出正常嚎叫的无用嗓子。归功于叽叽喳喳的小鬼巨人,才令人更容易发现它的来到。


  而现在,空气中却能听到巨人僵尸喉咙里的低吟,以及随之颤抖的频率。


  轰、轰、轰。



  这沉闷声响同大地颤抖着回荡在所有人心底,就连保护所里呆着的人类也能感觉到身下颤抖。


  也许末日来临的,并不是僵尸。


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绝望中,甚至一直保持着微笑的丹尼尔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黑压压的军团突破防线,不堪一击的高分子墙轰然倒下,上百的巨人僵尸簇拥着中央的机械走来……磁铁菇艾比惊叫出声:


  “是僵尸博士!”


  天知道磁铁菇小姐已经想拉着自己的小喷菇弟弟逃跑了。


  是了,那个巨大的机器中间窝着一个瘦弱的僵尸,与其他僵尸不同的是它大的惊人的脑部,几乎快要涌出头盖骨——如果它有的话——可似乎就算有头盖骨,也无法兜住那巨大的脑子。狰狞的青筋蔓延,疯狂的神色同扭曲的五官一样令人寒碜。


  它口齿不清地吐露并不熟练的凹凸语,通过广播强行放大的失真音色喑哑晦涩,勉强勾勒出想要表达的恶意。

  “你,”


  “们、”


  “都、”

  “要、”

  “死、”


  轰!轰!轰!


  上百巨人僵尸发出累死怒吼的低吟响应,无法发出正常声响的喉咙听起来像是被人掐紧了脖子的闷声尖叫,像是小刀刻在黑板上的嘶哑,一次一次在空气中驰骋几近撕裂耳膜。


  完了。格瑞皱眉紧盯颤抖的手臂,今天发出太多能量,过度使用的身体无处不在叫嚣痛苦劳累。


  他仍然握紧了幻化出的刀刃站起来,剧烈起伏的胸口上流过从脸颊滴下的冰凉汗液。


  王牌陷入沉默,他突然开口唤那筋疲力尽的寒冰射手。



  “格瑞。”


  “……”对方移了移眸。


嘉德罗斯突然伸手将青年紧握的掌心掰开,硬塞了什么在里面,随机用眼神威胁对方不允他看。


  格瑞收回拳头目光回到前方阴霾,抿了抿嘴唇想缓解身体的紧绷状态,不再理会嘉德罗斯的胡闹。


  嘉德罗斯扭头看到格瑞浸湿的唇,目光勾勒对方喉结形状,迟钝片刻才离开自己喜欢的地方面向尸团。


  植物战士们已经冲上去了。


  但终究都是强弩之末,被撕裂的尖叫此起彼伏,地上蔓延开绿色的血液,渗透进地面长出翠绿,下一秒被踩踏碎裂。


  嘉德罗斯站在原地,少见的低着头安静下来。


  他想了很多,从雷德嚷嚷着缠上祖玛,被难得恼怒的豆荚射手扯下来,一直到某次战斗中深海海藻以身相救被困的祖玛,从最初听闻格瑞能够抵抗自己的能量波动,一直到听闻格瑞冰冻技巧和那把幻化出的刀刃锋利无比,以至于别人对他所见皆可斩这句带着崇拜意味的调笑充斥在脑海。


  嘉德罗斯突然笑起来。


  他轻哼一声,从闷声底笑开始变得猖狂,像是自嘲,最后甚至疯狂破坏的巨人僵尸也停下动作向他释放威胁的意思。


  何必这么扭捏。


  少年大步向前,同时牵引起一连串的爆炸在身旁,却又不是他主动引燃。


  红色和金色的能量盘旋在他身旁,骇人的气势从金眸里爆发,僵尸博士发出刺耳癫狂的奸笑,发现了宝贝似的操纵机械向他冲过来,嘉德罗斯合上那双流转光彩的眸子,红光突然涌入他的身体,他的皮肤突然开始变色。


  那是一种极其可怖的红,不同于血的直白,却盈满暴戾,最开始不过是蔓延上脸庞的妖治花纹,却在几秒内遍布全身。


  嘉德罗斯的闪亮的金色发丝突然变作红色,更像是皮肤底下蕴含的能量终于要爆发,身旁靠近的巨人僵尸挥出的钢筋瞬间融化,不过是间接触碰到这灼热温度却也将他彻底烧焦粉身碎骨飘散在污浊的空气里。


  僵尸博士操纵机械转身便想撤离,面前的防护玻璃却飞速融化,滴落到它腐烂的皮上使其发出无声尖叫。


  嘉德罗斯现在机械头部,那双眸子终于睁开——


  是红色的。


  比身体的红甚至更加鲜艳,眼白也有发红的趋势,这红本该是惊心动魄的美,此时此刻却无人注意到。


  嘉德罗斯突然转身面向格瑞的方向。


  他开口。


  “——。”




……




  人类史上最大的危机终于褪去。


  所有的僵尸都在最后一战中被消灭。


  研究所也终于掌握了所有关于植物的情报。


嘉德罗斯。

世界上唯一一位被发现的火爆辣椒族

能力:通过自爆释放的巨大能量瞬间消灭所有敌人

目前尚不清楚普通火爆辣椒属性,初步鉴定与毁灭菇相似。




……


  格瑞方从爆炸的余韵中缓过神来,尽管这并不会对植物造成过多的伤害。


  他看向先前嘉德罗斯面对他的方向,平生第一次陷入了茫然情绪中。


  他摊开手掌。



  一颗不知名的种子,上面还带着些诡异的血色,乖巧地卧在他手里。



   『你还欠我一场比试。』

评论(50)
热度(272)

© 一千两百二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